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阅读报告

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

 
 
 

日志

 
 

2009年5月阅读报告·苏小和(经济)  

2009-06-01 09:3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哪一门学科,对于一个刚刚入门同时又有一些思考能力的后学而言,他总是愿意在观点的层面上,试图与他人展开辩论,并为此面红耳赤。这正是我过去一段时期的学习姿态,以为自己发现了终极真理,但不久就会发现,我在某个夜半时分冒出来的观点,多年以前早就有人为此夜不能寐,并制造出了一份份结实的文献。

  2009年5月阅读报告·苏小和(经济) - 独立阅读 - 独立阅读《圣经:传道书》说得多么好啊!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一群读书人在北京成立了读书沙龙,几个经济学的博士挑头,逢双周就一本经济学经典讲座,讨论。承蒙博士们看得起我,拉我入伙。我当然是门外汉,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听众,就已经很不错了。有意思的是,每次讲座的时候,总是有人跳出来在观点的层面发难,总是有人为了一些小的分歧争论得没完没了,个别时候甚至恶语相向。我知道大家都是好兄弟,我也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思考,为了更加迅速地靠近真理。但现实的结果是,我们陷在了简单的观念之争,不再有精力进入细节和文献之中。所以,过了几个星期,总算有人提出,读书会应该进入经典著作的框架,进入文献,进入学术模型,进入与此相关的中国问题思考,那种在观念层面反复纠缠的争辩,需要适当地克制一些。

  做一名好的读书人,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都仅仅站在这个世界的某个细小的局部,没有人最终能穷尽这个世界,即使是那些我们奉为经典的大师,也只是在某一个侧面看见了真理。现实就是如此,越是懂得敬畏的学者,越容易宽容,越宽容的学者,越容易看见真相。看来,敬畏可能是读书人需要建立的重要品质之一。

  怎样才有宽容之心呢?这些年我一直读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国内版本很多,为避免看到劣质版本,请参考王晓渔先生的相关文稿),很长时间都觉得那是一些不痛不痒的道德建构,或者觉得那不过是西方的一种文化传统。现在看来,我忽略了韦伯思考背后的信仰品质,那种由信仰内生出来的敬畏、宽容与共和精神。是的,真正的宽容,需要信仰的力量。在神眼里,每个人都有罪,每个人不可能靠着自己抵达完美。所以神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耶稣以他的身体和血液来替我们赎罪,由此,神原谅了人。这是神给我们提供的一种宽容的最高范式,形成的一种终极智慧。而人与人之间的道德镜像,都只有相对意义。所以耶稣说,你们首先要爱神,然后才能爱人如己。所以主祷文里说,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别人的债。

  亲爱的朋友们,我从来不掩饰我的信仰,我是一名基督徒,我承认我的有限性,承认我的罪性。我撒谎、我嫉妒、我脾气暴躁,我目中无人,我渴慕财富,我还贪恋女色,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是的,这些都是人之常情,甚至可以说是人活着的世俗动力,是人性,但谁能否认,这正是我们悲伤和愁苦的源头。我也承认,即使我受洗之后,我仍然在罪的试探面前彷徨,但我必须强调,借着神的光,我比过去宽阔了许多,安静了许多。大家都知道耶稣曾经说过,上帝的归给上帝,凯撒的归给凯撒。可是有几个人最终能真正懂得耶稣的良苦用心?耶稣生活的时代,以色列人几百年来遭受罗马人的殖民统治,强大的罗马帝国主宰了犹太人的生活,犹太人只能躲进信仰里,凭着旧约启示,等待基督的拯救。但是,当耶稣基督真的来临,甚至当耶稣在犹太人面前行出了很多神迹,犹太人突然发现,他们期盼几百年的耶稣,不是来帮助他们驱赶罗马人,也不是来仅仅做犹太人之王。耶稣的使命,是爱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爱所有的生命,这包括了犹太人恨之入骨的罗马人,也包括了你和我。耶稣的理念完全超越了我们熟悉的世俗利益之争,民族之争、党派之争和国家之争。他的道路高过了我们的道路,他的意念高过了我们的意念。

  这正是十字架的意义。在看得见的二元利益分割面前,耶稣选择了在那个著名的交叉点上被人钉死,从此,爱沿着不同的路径释放。即使在血腥的战场,人们也能凭着十字架的勇气,不分敌我,去拯救所有受伤的人们。想想看吧,在这个糟糕的世界里,有谁能做到这一点?是人都会坚持自己,是人都以为自己应该拥有某种正确的暴力,是人都会排斥异己,是人都会心存仇恨。只有神对这些利益之争不屑一顾,他只热爱生命。这是怎样的一种救恩!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愁苦虚空的人们不来读一读《圣经》。我们可以选择不过一种圣洁的教徒生活,但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一种至高的智慧、一种全新的方法论。

2009年5月阅读报告·苏小和(经济) - 独立阅读 - 独立阅读  是的,我愿意在方法论的意义上建议大家有空读一读《圣经》,神会让我们跳出二元判断,看得更远。
比如凯恩斯,这位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在最近一段时间似乎成为自由主义的敌人、市场经济的敌人,甚至是专制政府的帮凶。许小年说,我们不需要凯恩斯主义,张维迎说,要埋葬凯恩斯主义。事实真的如此吗?中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们几乎同时表达了对凯恩斯主义的警惕,究竟是什么用意?

  感谢克鲁格曼,他的中国之行于我是受益匪浅。在短暂的面对面请教之后,我开始阅读他的新书《萧条经济学的回归和2008年经济危机》(中信出版社,2009年3月第一版)。这当然是一本试图扫描经济危机历史的书,从上个世纪初期的美国大萧条开始,作者的分析黄扫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挖出日本的病灶,然后又嘲笑了东南亚金融风暴的短视与愚蠢。一直到今天,这场仍然在蔓延的经济危机,成为克鲁格曼的最近关注案例。在这样的历史流变之中,我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克鲁格曼和那些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捍卫者在援引数据,史料,在寻找经济危机的原因之时,焦点几乎一致。而对政府的批评,尤其是对格林斯潘的批评,更是异口同声。只有在如何理解凯恩斯主义的问题上,双方的分野才开始显露出来:

  关于凯恩斯,克鲁格曼如此说道:

  “在1930年12月,当事态变得明朗,即美国已经陷入一场罕见的大衰退时,凯恩斯试图像公众解释这场萧条的起因。他宣称:我们的交流发电机出了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句话十分激进,因为凯恩斯其实是在宣称,美国的经济引擎将不会自动重启,而是需要由政府来激活。但是,从更深的意义上讲,说这话的凯恩斯是一个保守派,因为他的意思是说,美国经济引擎的问题并不是根本性的,通过一种技术性的修理就能解决。”

  怎么理解凯恩斯这些话的价值?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凯恩斯时代的宏大背景。对人类历史而言,那时一个迷惘的时代。当时,世界上有太多的知识分子都深信,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彻底失败了,西方惟有转向一种集权式的计划经济,才能摆脱大萧条。这甚至包括了以自由主义为旗帜的罗素,以及我们热爱的胡适之。

  我在余英时先生的著作《重寻胡适历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9月)的23页读到:

  “奇怪得很,他(罗素)说苏俄的dictatorship办法是最适用于俄国和中国的。他说,这样的农业国家之中,若采用民治,必闹得稀糟,远不如dictatorship”的法子。我(胡适之)说,那我们爱自由的人却有点受不了。他说,那只好要我们自己牺牲一点了。此言也有道理,未可全认为不忠恕”。

  我的意思是想说,即便是罗素,即便是胡适之,在当时当地,对资本主义的信心,对天赋人权的信心,对自由的信心,也是一种小信,一种犹豫,一种失望。只有凯恩斯响亮地提出,资本主义并没有走上绝路,要把资本主义制度修理好,要捍卫我们的自由权利,仅仅需要一种十分有限的干预,这种干预一点都不会破坏私有财产和私人决策。

  显然,我们的历史成全了凯恩斯。在市场经济,自由理念一片萧瑟之中,凯恩斯开出的药方真的拯救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大萧条之后的经济复兴使得人们对自由市场经济重新树起了信心。而当时美国政府的一系列决策,使得人们确信,宏观经济干预,尤其是以削减利率或者增加预算赤字来对抗衰退的办法,可以使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体在基本充分就业之下,大体保持稳定。

2009年5月阅读报告·苏小和(经济) - 独立阅读 - 独立阅读  说实话,对于一个视自由和市场为空气的人而言,我对凯恩斯的政府干预策略有一种本能的不认同。因为古典经济学坚定地认为,政府必然要经过私人利益的过滤,这意味着政府的干预有可能越过自由的底线,最终形成一种对人的奴役。任何一种专制制度,事实上就是政府干预过度才得以形成。

  为了解开我内心的纠结,我开始阅读凯恩斯那本诘屈聱牙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商务印书馆,1999年4月)。以我的准经济学爱好者的专业积累,我显然看不懂那些复杂的公式,那些天书一样的数学模型。但有几个问题我终于清晰起来:

  凯恩斯首先是美国的凯恩斯。他面对的政府,是一个建立在五月花号公约上的新教伦理为基础的政府,凯恩斯相信,他列出的拯救方案,他相信美国政府最终不会突破市场经济的底线,更不会突破人的自由的底线。

  凯恩斯其次是一个热爱自由的凯恩斯。他对古典经济学烂熟于心,他比我们都知道自由的价值,市场的价值。

  最后,凯恩斯还是一个短期的凯恩斯,一个技术主义的凯恩斯。如果说古典经济学思考的是人类的命运,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资本主义在一个突发事件面前必要的策略;如果说奥地利学派思考的是整个市场经济的呈现,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市场被人为阻断之后,人们如何用一种技术来激活它。

  现在我相信,我们这些自由主义的守望者,从来就不是凯恩斯的敌人,事实上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是那种鼠目寸光的二元判断阻碍了我们的认知。

  由此,当我们用凯恩斯主义的理论框架来分析中国问题,我们就会面对一系列窘境。我们的政府是一个以自由和生命尊严做底线的政府吗?我们的政府是一个志存高远,心系未来的政府吗?我们的政府是一个真正尊重市场,倡导充分竞争的政府吗?我们的政府是一个有至高敬畏、同时又爱人如己的政府吗?

  我心有答案,我不会说出。但我由此理解了许小年教授的话,他说,我们不需要凯恩斯主义,这个主语用心良苦。我也理解了张维迎教授的话,埋葬凯恩斯主义,是的,在中国,这可能是一种决绝的姿态,有一些愤怒,有一些着急,但扪心自问,当张维迎看清了真相,他除了着急,除了发出一种情绪化的呼喊,作为一介书生,他还能做什么呢?

  不是每个学者都能做到像余秋雨那样。这位最耀眼的大师,满嘴的文化,满眼的泪水,那么忠诚地热爱政府,那么热切地呼唤稳定,就是没有对生命的怜悯。在政府管制和灾民情绪之间,有没有一种更高的价值需要被我们关注?当然有,这就是生命的宝贵与尊严,每个人活着的尊严和死去之后的尊严。但余秋雨看不到这些,他只能看见某些乌有的“别有用心”,只能看见社会的稳定。他的所谓文化,必然是一种专制的面膜,是一种帮凶。怪不得无论是文革,还是当下,余大师总是能够左右逢源,得心应手。

  呵呵,怎么扯到余秋雨身上去了!让他和王做鬼为伍吧,我们看顾好我们的尊严,保存好我们的自由,继续朝前走。

  苏小和博客:http://blog.163.com/sumartin/

  及时了解《独立阅读》最新信息,请进入《独立阅读》博客首页:http://duliyuedu.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