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阅读报告

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

 
 
 

日志

 
 

苏小和:中国大陆经济·社会阅读报告0906  

2009-06-30 11:2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炎炎夏日,闹剧不断,两耳不闻大事,一心只读小书。不是事不关己,而是世界太荒谬,我的理解能力有限。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打开空调,穿上棉衣,带上墨镜,装上绿坝,开始读书吧。

这一阵,我读到的一本看上去很宽阔的书,是《治理年鉴2008》(法国更新治理研究院编,金俊华、林晓轩、王忠菊译,新星出版社,2009年1月)。资料显示,在2007年到2008年之间,法国更新治理研究院主要举办了两次研讨会,一次是与福特基金会在巴黎联合举办的,主题是公民社会参与全球公共政策的改革;一次是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梅耶人类进步基金会在北京联合举办,主题是非政府组织的治理以及非政府组织在共同创造公共服务过程中的作用。由此可见,他们的治学最高理念,乃是基于全球范围的公共关怀。

比如风起云涌的次贷危机,蔓延全球的石油依赖,外交领域出现的国际紧张局势,饥荒导致的各种骚乱,恐怖主义等等。在更新治理研究院的学者们看来,2008年当然是重大危机此起彼伏的一年,而《治理年鉴》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对这些危机的某种知识分子回应。

某种意义上,《年鉴》可谓志存高远!首先他希望从上一年发生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事件出发,向读者推荐一种独特的视角,观察治理的实践和思想演变。他们希望在时事新闻与它们释放的信息之间,在出现的新思想和新的参与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其次,《年鉴》还试图展示治理思考素材的多样性,在不同文化和不同的学科之间,他们持守着更加重要的多元态势。

这样的方法论似乎对我们的“独立阅读”大有裨益。好的读书人应该跳出利益之争,直面生命。面对这个荒谬的时代,我们如何持守内心,既不苟且偷生,又不口诛笔伐,《抗议与忍耐的政治经济分析》([匈]贝拉?格雷什科维奇著,张大军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为我们呈现了东欧与拉美转型时代的种种生态。本书的意图很清晰,作者面对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尽管东欧国家所面临的是一个比1930年代大萧条更为深刻和持久的经济衰退过程,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却似乎在东欧扎下了根。是什么因素成就了这样的结果?和十年前拉丁美洲国家人民相比,为什么东欧国家在转型过程中没有出现地区性的威权统治,也没有出现那种熟悉的民粹主义潮流。如此问题的提出,对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简直是太有吸引力了,某种意义上,今天中国在体制方面拖沓、守旧,害怕转型时期的非理性阵痛,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面对专制强权、面对各种荒谬的社会现象,我们是抗议,还是忍耐,或者是抗议与忍耐的结合?这的确是个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连抗议的基本权利也没有,我们也找不到忍耐的方法论。此情此景,与转型时代的东欧国家相比,我们还十分遥远。

说起抗议,其实中国人可谓源远流长。一部3000年的专制历史,另外一面就是一部暴力抗议的历史。只是我们的抗议到今天为止,仍然没有找到那种优美的“非暴力、不合作”。在一个绝望的时代,暴力必然成为人们歌颂和期盼的对象。作为一种建设性的方法,我们对忍耐太不熟悉了。事实上,早就就格言在此:爱是恒久忍耐。你爱这个国家吗?你爱这片黄土地吗?你爱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吗?神告诉你,既然你爱他们,那么请你忍耐,而且是恒久的忍耐。

我的意思是说,忍耐可能是一种信仰品质。这个国家多年以来不懂得政教分离的基本意义,他们亵渎了神。如此背景下,我们怎么能理解忍耐的真正意义?我所了解的张大军,经济学的博士,是个基督徒,他在忙碌之余,翻译这本书,其良苦用心,应该是不言自明吧。

刚好,我还读到了《什么是西方:西方文明的五大来源》(菲利普?尼摩著,阎雪梅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里面就重点讲到,政教分离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最为成熟的组织共识。按照神的原话,上帝的归给上帝,凯撒的归给凯撒。上帝主管人类的心灵,政府主管世俗事物,这本是神的美意,是最合理的分工。可有些组织因为某种来自权力的骄傲,竟然置这种伟大的分工原则于不顾,我行我素,愚昧可笑,害人害己。一个醒目的事实是,中国的百年历史不过是一种被动向西方学习的历史,那么,这百年之间,我们学习到了什么?想起了一个古典的笑话,买椟还珠。那个可笑的人啊,他不是旧人,而是活着的你,活着的我。

中国的现代教育体系也是一个买椟还珠的典型案例。现代教育的兴起,本事奔着人的解放而去,追求的是人的价值的实现,但今天的教育体系在有的国家和的确已经面目全非。著名的索尔斯坦?凡勃伦有一本不太为中国人熟悉的事关教育的著作,《学与商的博弈:论美国的高等教育》(惠圣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9年3月)对于今天中国的教育制度建设,可以说是最切中时弊的提醒。90年前,凡勃伦声名显赫,在经济学和社会学方面卓有建树,他用他的专业声誉,严厉抨击了美国大学的结构和作用,毫不留情地攻击了当时屈从于商业利益、秉行金钱至上的教育观念。在凡勃伦看来,对金钱的狂热追求理应让位于对知识、对学术的追求,一切政治利益和商业利益都应该让位于教育,真正的大学应该致力于“随意的好奇心”,这与陈寅恪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异曲同工。

苏小和博客:http://sumartin.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