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阅读报告

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

 
 
 

日志

 
 

朱白:散文小说阅读报告0906  

2009-06-30 11:3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庸加入作协成为近段时间里的一则文化新闻,一个在文学性上存在巨大争议的人和一个在对文学基本没意义的组织苟合在一起后引来争议,这个比较好玩,看来“负负得正”不是在哪都成立的。在我看来,其实这个没必要争论,奋力地贬低和极力地挖苦都没啥意义,比如韩寒那样“下一秒就解散”,除了提供一个幽默好玩的说法以外,对这个庞然而又根深的组织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我的意见是置之不理,就像我们不必纠缠郭敬明写的是否差、有多差的问题一样。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也觉得南京大学中文系我个人认为最有见识的教授王彬彬的办法不是很靠谱,在《文坛三户》(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2月增订版)中,王彬彬把金庸、王朔、余秋雨“合并同类项”放在一起,称之为“帮字号文学”(帮忙、帮闲)。这里我不同意把王朔放在里面,王朔身上的文学性怎么计较也不能跟金庸等同吧,这已经成为常识,王彬彬力气算用错了地方。我觉得不靠谱更主要是王彬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在金庸和余秋雨身上探讨文学性,然后得出结论,就是他们的文学性都很差——这不是费了冤枉力气吗?绕了那么大的一圈就为了告诉你,那些人没那么好,我觉得总不如花精力告诉大家什么是好东西。

什么才是好东西,我说的不算,但可以为同为看书的人提供点选择。近期出版的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的《再见,哥伦比亚》(俞理明、张迪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6月)和《凡人》(彭伦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7月)值得关注,很久以前我读过他的《垂死的肉身》(后来被拍成电影,不管是表演还是导演的处理都显得很平庸),非常大气、耐读,在明显张扬着一股进入文学史气息的同时又不让人觉得突兀,这是我对美国那些优秀作家的评价。在我看来菲利普·罗斯的底气要比与之有点像的保罗·奥斯特足得多(当然,《幻影书》也是一部杰作),在技术上他们都很优秀,但罗斯的耐力和选取生活的角度都更能打动人心。《再见,哥伦比亚》是部短篇小说集,是我个人期待已久的作品。

让人期待的东西越来越少,不是我们的口味变得莫名其妙了,而是能够踏实和老实真的坐下来写让人期待的小说的人越来越少。正因为少,倘若还有那么几个的话,就更显得珍贵了。日本青年女作家青山七惠是我期待的作家之一,她的处女作《窗灯》(竺家荣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6月)中的主人公跟《一个人的好天气》里的“知寿”有着同样的困惑,她们的感情都不顺利,面对不顺利所流淌出来的那种哀婉和豁达让人着迷。在看她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时,你甚至会觉得如此简单,简单得自己写一个也没问题。问题就在于看上去如此小的事情,但作家的选取角度和切入气息运用得这么好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了。当然,在青山七惠看来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运用”这回事,她只是听从内心,一切水到渠成,这,大概就是天才的意思吧。作为日本的一位80后作家,她所展示出来的才华和天分,已经足以让我们看出自己这里所谓的华语写作与近邻的差距,为什么我们的年轻人都只能去鼓捣什么玄幻小说呢?说实话,我也翻过几本我们的所谓80后作家的作品,书名就不用提了,因为没看多少,只能说几句不负责任的话,他们弄的真是烂,如果说青山七惠这样的作家身上有一种天然的美和气场的话,那么我翻看过的几本80后作品也洋溢着一种天然的烂,只需读两行字你就知道我们的作家还在一种烂的环境苦心经营着自己的烂文字是一件多么烂的事啊。我想只有先敢于正视自己身上的“烂”,才能接下来做点应该做的事吧。

最近很多表现地球毁灭的电影问世,这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多年以来人类对自己那种不断追求物质、无限制扩张欲望的一种反思,这种反思的结论就是人类照眼下的这种惯性和逻辑发展下去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地球毁灭。在我们今天不断要求物质、不断追求奢华的时候,其实没多想过有时候奢华的东西并不定精致,奢华也从来不是我们最原始的那种美。不信你就翻出小津安二郎任一一部电影看看,那里面没有奢华,但却无不流淌那种精致的美。同样,看《小津》(唐纳德·里奇著,连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4月)也能看到一种美。在这部小津的作品评著中,作者用的是一种细致、精湛的技术和朴实、清澈的文字,来描述和阐释作为导演小津曾经创造出来的那些伟大作品。

很早就有人发出“《午夜的孩子》何时告别午夜”的无奈了,时间越推移,人们似乎和这位号称“全球最具争议的文学大师”和布克奖中的布克奖的获得者的距离越远,尽管可以在网上看到《午夜的孩子》的绝大部分,但是还会因为没有一本这位从长相上看就像一位比“渎神”更厉害的“屠神者”的小说而遗憾。直到《羞耻》(萨尔曼?拉什迪著,黄灿然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6月)带着一副光荣自豪的表情出现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才不至于遗憾到最极限。《羞耻》到底有多牛叉,我没读过,还不知道,但我正带着最热情的心情,等待这本书从快递员那里快点送到我手上。

朱白博客:http://yonghumingzhubai.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