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阅读报告

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

 
 
 

日志

 
 

王晓渔:文史阅读报告0906  

2009-06-30 11: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谈一本印数只有1000册的书。陈峰先生的《中国宪政史研究纲要》(贵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我找了很长一段时间,书店里没见到,当当先是缺货,后来终于等到。在“公共论丛”第6辑《自由主义与当代世界》(三联书店,2000年)里,我读到陈小平先生的《党权政治的兴起即对中国宪政的影响》,他指出党权政治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国民革命时期(1923-1928年),虽然此时国民党的势力范围限于广州一带,所有国家机构置于党的领导之下的原则开始确立,政府委员会、军事委员会需要接受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政策性指导;第二阶段是训政时期(1928-1947年),在中国宪法史上第一次通过民主程序宣布国民党一党统治的合法性。陈小平指出,即使在袁世凯以及此后的军权政治时代,宪法权威高于任何政治权力的特征都还保留,但是在党权政治时代,宪法的最高权威在以党治国以及宪政发展三阶段理论(军政、训政、宪政)里消失,宪政出现倒退。

治宪政史者往往不懂近代史,治近代史者又往往不懂宪政史,陈小平部分地打通了两者,于是我到处寻找他的其他文章,意外地发现他署名陈峰出版的《中国宪政史研究纲要》。他将中国宪政化过程分为王权时期、民权时期、军权时期和党权时期,并且分析了中国宪政化的误区及其败因。在检讨宪政化的失败时,他特别指出了民族主义的逆向作用。利用民族主义进行宪政动员,这不仅是一百年前也是当下一些知识精英的愿景,可是民族主义贯穿了王权、民权、军权和党权时期,非但没有带来宪政,反而为党治模式在中国的出现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中国宪政史研究纲要》指出,现代西方民主国家是民族主权和人民主权互动的产物,在现代中国,两者被分割,民族主权至高无上,人民主权被国家主权取代,“强大的中国”比“自由的中国”更重要。只要国家富强,其他都是可以并且应该付出的代价,如今,我们对这种新的“国富论”已经耳熟能详。

究竟什么是“美好社会”?在《美好社会——人类议程》(王中宝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3月)里,加尔布雷思对美好社会和乌托邦做出区别,指出美好社会不等于完美社会,是“可行的社会而非完美无缺的社会”。但这不等于美好社会遵循“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它依然会坚持一些价值底线,即“所有公民都必须有个人自由、基本的福利、种族和民族平等以及过一种有价值生活的机会”。在这本不算太厚的小册子里,加尔布雷思讨论了美好社会的诸种标准。我没有对照过原版,但是读起中文版总是有些磕磕巴巴,有时在大脑中把它还原成英文才更容易理解一点。这本书有另外一个译本《好社会:人道的记事簿》(胡利平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可是看看目录,似乎又是两本书,第三章王译本是“实践检验的年代”,胡译本是“讲究实际的年代”,第十三章王译本是“独立的军事权力”,胡译本是“独断专行的军事势力集团”。看来,在讨论“美好社会”之前,先要讨论“美好译本”。

东欧,一度试图建设乌托邦却离美好社会渐行渐远。6月27日,匈牙利纪念铁幕瓦解20周年。整整20年前的这一天,匈牙利和奥地利两国外长剪断两国边境上的铁丝网,此举被视为“铁幕上的第一道裂痕”,也被视为柏林墙倒塌的先声。再往前追溯,1956年秋,匈牙利出现短暂的春天,苏军的“拖拉机”迅速开进布达佩斯,这种粗暴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据说体现了国际共产主义精神。曾经长期担任新华社驻匈牙利记者的侯凤菁先生,撰写了《燃烧的多瑙河——匈牙利1956年事件真相》(新华出版社,2009年4月)。书中提到,布达佩斯市工人委员会组织了静默示威,身穿黑色衣裙的女性们安静地散步到英雄广场,向无名战士纪念碑敬献鲜花。我在被那些黑色衣裙们感动的同时,忍不住也对侵略军抱有了微弱的好感,虽然他们的“拖拉机”和军人此前作恶多端,至少在这个时刻未向那些女性动手。书中描写的另一幕更让人动容,“尽管那天政府命令商店一律不准出售蜡烛,但是当夜布达佩斯的每个窗口都烛光融融”。《燃烧的多瑙河》重在叙事,具有理论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匈牙利学者格雷什科维奇的《抗议与忍耐的政治经济分析:东欧与拉美转型之比较》(张大军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

对于东欧的改革开放史,赵启强先生的《光荣的荆棘路》有过详细介绍,这本电子书与崔卫平先生翻译的《哈维尔文集》一起出现在2000年前后的“思想的境界”网站,可惜该网站还没赶上反低俗就“被自杀”。安徒生写过《光荣的荆棘路》,他说:“世界的历史像一个幻灯。它在现代的黑暗背景上,反映出明朗的片子,说明那些造福人类的善人和天才的殉道者在怎样走着荆棘路。”在赵启强笔下,就有着无数荆棘路上的人们,一个布拉格的女播音员,在捷克斯洛伐克遭到以苏联为首的多国部队悍然进攻的1968年8月21日7时30分告诉听众:“当你们听到捷克斯洛伐克国歌的时候,捷克斯洛伐克电台的播音就结束了,这就是说,电台被占领了。以后如果电台节目里出现了你们不熟悉的声音,不要相信他们的话!”……之后,收音机沉默,接着响起了捷克斯洛伐克国歌。2008年第10、11期《炎黄春秋》刊登了赵启强的《“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祭》,同样讲述了这段历史。

《曹汝霖一生之回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4月)终于出版,书中一些章节经过学者们的介绍,已经逐渐为读者所知,比如曹汝霖给西太后讲立宪。可惜已经列入出版目录的李璜先生的《学钝室回忆录》尚未见到,让人得陇望蜀,虽然我已经读过此书,但是依然盼望它能早日见到大陆读者。

王晓渔博客:http://blog.163.com/wangxy1978@126/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