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阅读报告

致力于公民社会的常识阅读

 
 
 

日志

 
 

独立阅读两周年:内心安定,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2009-08-03 16:3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员 朱白(>>>进入博客

自从那天下午戴新伟(>>>进入博客)在MSN上跟我说,以后每个月学他的样子写一篇阅读报告后,我就从来没有不忐忑的时候。一方面内心充实有事情做,另一方面懒惰常常导致误工,每到要交稿的期限,我电脑的屏幕里就会反光出戴新伟那张时而笑嘻嘻时而严肃紧张的脸。

说实话,在参与写这份报告之前,我甚至并不知道世上有这样一份报告。我一直以为在这个人人都在争名夺利和唯利是图的年代,大家尤其是那些聪明人,都应该在为名和利做事,在为所谓的前程和事业打拼,怎么会有人在干一件丝毫见不到功用的事情呢?

慢慢开始写了,才发现很多爱看书、但又不至于矫情的人,他们似乎跟我一样,看着自己喜欢的书,有时候并不在乎这样做能带来什么。我总能从大家的“报告”中发现太多的“无用”,这种“无用”在今天看来已经罕见,至少在功利和唯利是图的今天“无用”已经在被自然淘汰,它成为了人们最容易被放弃的那个天使。或者只有在一群“有趣”的人里,才会把“无用”想像成天使。我不知道其他作者是否同意,反正在我看来从每期“独立阅读”中洋溢出来的这种“无用”之美,已经表现出迷人的气质,那些放弃所谓功用的文字,其实并不是真的百无一用,而是自然地剥落了那些跟浮躁和轻挑有关的用途。

其实在我看来,写书评压根就不是什么正当行业,它甚至不应该被当成一个职业,最好是兼职、临时工什么的,不把它当成安身立命和维系生活保障的差事就对了,因为干这个活儿实在是需要一点闲情和雅趣,不能直接地想着通过它而得到什么。在我见过和没见过、了解和不了解的“独立阅读”作者里,我始终保持着这样的一个幻想,他们都是最恰当的书评人,因为他们在此之外都有另外的身份——这是保证“独立”的一个前提。如果有人把身家性命都放在了一件事上,还能想像它会独立吗?

与其说是“独立阅读”的一个作者,我更愿意作为它的一个读者,阅读的趣味比写字的趣味大得多。当初拉我入场的是戴新伟,他为了大隐于市在自己那郊区的大豪斯中苦心专研玺印技法,而将我推上前台,既是对新人的提拔,也是摧残(每月一篇对于我这样的懒人和不严谨的人来说,还是颇费心力的);后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从上海过来广州的王晓渔的当面鼓励,那次之后我心想,晓渔,您一定会后悔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晓渔的鼓励其实是纵容了我(我在报告中经常以轻松抒情的方式而不是严谨评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懑和不满,这非常狭隘、局限,我知道);再后来能每月按时完成报告,是因为成庆的敦促和提醒,让我不至于太过于偷懒(我总是觉得偶尔可以闭气装死蒙混过去,大家可以忘了我这一篇报告,但事实上这样想的压力更大,而且更无法得逞)。

卡尔维诺在《烟云》里说:“我愿意让我周围的一切都是临时的,不安定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在内心里感到安定。”我觉得在广州生活和为“独立阅读”作以观察家姿态地写稿,都让我有了这种内心安定的感觉。内心安定是个怪词,它有点无聊,又有点无用,但我非常喜欢,至少此时我觉得它是一种尚可追求的境界,尤其是在流动的、临时的周围里局限于自己的内心安定,这真是非常迷人。某种意义上,“独立阅读”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内心安定的现代公民。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